食肉菌感染图片 如果不幸感染了新冠病毒,吃什么好的最快?

admin天气2024-05-11 11:23:301460

1、如果不幸感染了***病毒,吃什么好的最快?

首先第一,我个人给你的建议就是吃两样东西:牛奶和鸡蛋,这两个搭配是直接秒杀所有的病毒,因为牛奶和鸡蛋里所含的营养太好了,是人所缺的营养必须要服用的,所以得了***的建议多吃这些

第二个就是蔬菜,其实更建议大家没事少吃肉这个时候,而是多吃点绿色的食品,不管你是目前处于一个什么状态,多吃绿色食品是健康的,而且鸡蛋牛奶蔬菜吃起来也比较可口,恢复的也比较快,

其次就是可以自己俺点姜茶喝,这个办法也可以的,很多人都说没问题,你可以试着去尝试这样,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再次感染!

还有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在确诊之后,千万不要有焦虑不安的情绪,这样对恢复也是不利的,要保持一个好的状态,很多人在得了阳之后,***脾气,以为是很严重的,没必要这样,其实它就是比普通的感冒稍微严重点,可能不舒服几天,所以不必要太在意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千万不要洗澡,在确定阳性的时候,因为洗澡会加剧延长病毒的问题,所以大家一定要切记切记,不可洗澡哦

食肉菌感染图片 如果不幸感染了***病毒,吃什么好的最快?

2、致死率100%!不是病毒的朊病毒,蒸不烂煮不死,感染后有多恐怖?

人类对朊病毒的认识经历了漫长的时间,大约有三个世纪。因为早在1732年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羊瘙痒症的报道,而到了1898年人们才发现患上羊瘙痒症的羊大脑神经元都会存在空洞。

到了二十世纪,科学家意识到这种病不止存在于羊群当中,因为在非洲几内亚的一个部落当中,也出现了类似的疾病,当地人称其为“库鲁病”。

几番探索之下,盖杜谢克找到了人们患病的根源,竟然是“同类相食”。就这样,朊病毒的面纱被一层层揭开,其原貌终于展现在了我们眼前。

据悉,朊病毒的存在曾一度对“病毒”的性质发起了挑战,因为这家伙看起来比病毒还凶,但是个体却比病毒要小得多。

从本质上来说,朊病毒其实是一种不含有核酸并且具有感染性和自我复制能力的蛋白质。

朊病毒蛋白的分子量为27000到30000,是构成朊病毒的基本单位。由于其本身并不含有核酸,所以它是由宿主染色体的基因编码的,在许多动物的身上都有朊病毒蛋白基因,人身上的正位于20号染色体的短臂上。

当然,朊病毒蛋白本身是一种天然无序蛋白,它可以折叠、展开,当其处于正常状态的时候可以为人体服务,但是若折叠的过程中出现了意外,它就会成为“无药可救”的东西,直到致人于死地,致死率高达100%。

正是由于它本身是蛋白质的性质,使其很难被消灭,而且在“错误的折叠”当中,它还变得比普通蛋白质更加稳定。

人们曾使用针对病毒的物理和化学方法对其进行处理,结果发现这家伙具备“百毒不侵”的超强生命力。

比如说将其放入120摄氏度以上的水中烹煮四小时,朊病毒依旧具有活性。或者使用紫外线照射、使用甲醛也都无济于事,因为它对蛋白酶具备抗性。

就这样,人类似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有第一次的错误复制,然后按照多米诺效应倍增,最终不断聚合,形成了自聚集纤维,在人或者动物的大脑当中堆积,破坏我们的中枢神经和细胞。

由于它本身就是生物体中含有的蛋白质,所以很难将其直接检测出来,这就导致其潜伏期很长,短的话几个月,长的话甚至能达到十年。

但是只要开始发病,患者往往会在一年左右就去世,并且在这个过程当中变得极为恐怖,死后大脑也变成海绵状,就像是被“僵尸”悄悄吃了脑子。

那么,人和其他动物在感染了朊病毒之后,会展现出什么样的情况呢?

人和动物感染朊病毒之后

咱们在上文中介绍了朊病毒的强悍之处,它的蛋白酶耐受性以及在多种生物体中都存在的特性,使其可以轻松地实现跨物种传播,通过各个途径来进入人体。

比如说经过胃肠和腹腔感染,当人食用了患有朊病毒病的生物体的肉之后,它就可以展开入侵。

资料显示Weissmann等的研究证明游走的树突状细胞在朊病毒的侵入中起到了桥梁作用。病原体首先在与肠上皮接触的淋巴结内的滤泡树突状细胞中“首次复制”,接着树突状细胞通过细胞因子将信号传递给淋巴细胞。

此外朊病毒还可以通过神经传入,这是科学家在动物实验当中发现的成果。

不过,在所有传染途径当中最令人恐惧的应该就是它能经血液扩散,这一观点认为病原体大量积累在肾脏、乳腺和网状淋巴系统,从而构成了“血源性神经感染”途径。

但是这一理论,还需要更多的证据支撑,所以大家也不必感到特别恐慌。

而当人感染了朊病毒之后,就会出现肌肉痉挛、站立不稳、肢体震颤等多种症状,严重的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

比如几内亚部落当中患有库鲁病的人,就时常会发出诡异的笑声。

而且随着朊病毒在其大脑当中的入侵愈发严重,患者的记忆力将大幅度衰退,看起来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无法对外界的刺激及时做出反应。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大脑被慢慢掏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而朊病毒就像是潜伏在大脑中的蚂蚁,日复一日地对脆弱的大脑进行侵蚀,直到将其变成“筛子”。

目前,人类历史上因传染而引起的朊病毒包括库鲁病、医源型克雅氏病、新变异型克雅氏病。这些感染者的感染方式不一样,出现的症状也有所差异。

至于动物感染朊病毒,则有最先被人类发现的羊瘙痒症和上世纪八十年代席卷欧洲的疯牛病等等。

以疯牛病为例,它的第一例出现在1985年,预计感染的病牛数量超过了200万头。

当牛感染了朊病毒之后,它们的中枢神经系统也会出现类似的海绵状空洞,并且牛会因此变得愈加狂躁,不受控制。

这或许是它在向人类表达自己患病的方式,可惜人类也无法拯救它,因为朊病毒至今都无药可医。

此外还有大家在《釜山行》中看到的僵尸鹿,其实它的原型是被朊病毒感染的鹿,只不过影片将其恐怖性夸张描述了。

人们称这种病为鹿慢性消耗病,它最早于1967年被发现,其发病率可以从最初的0.1%到50%,甚至说能达到100%。

不难看出,它的传染性确实不亚于丧尸病毒。而正是这种恐怖的传染性,使得美国、加拿大、韩国不少地区,都出现了大量聚集在一起却十分呆滞的鹿群,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不过科学家最担心的事情还不是这个,他们担心由于人畜共患性的存在,这些病鹿、病牛等会被做成美食、端上人类的餐桌,最终成为无形***的利器。

因此,即使知道朊病毒难以消灭,人们依旧在努力研究治疗方法。那么,目前取得了怎样的进展呢?

朊病毒的治疗研究

自从1982年朊病毒蛋白被正式发现和命名之后,科学家就开始探索治疗方法。在早期的研究中,他们发现多糖类化合物、杂环类化合物、抗生素等都可以抑制朊病毒蛋白的增殖,适当延长患者的寿命。

后来,在研究中人们发现朊病毒蛋白的作用机制和信号通路,就开始试图用靶向胞内信号通路药物对其进行治疗。

也有通过主动免疫和被动免疫对其进行压制的,比如已经有研究者制备出了它的单克隆抗体,并尝试对患者进行注射。

人类和朊病毒之间的战争或许会继续下去,但相信总有一天我们能摆脱这种“神秘蛋白”的侵袭,找到真正的解决之法。

食肉菌感染图片 如果不幸感染了***病毒,吃什么好的最快?

3、食腐动物为何不怕细菌病毒,吃了腐肉一点事也没有?

谢邀!

食腐动物为何不怕细菌病毒,吃了腐肉一点事也没有?

达尔文告诉我们,生物会对所生存的环境发生适应性变化,那些具有更好适应性的生物才得以存活;相反,那些没有“作出”很好适应性改变的生物就被淘汰。

因此,今天我们所能看到的生物物种都是对环境很好适应的品种。

食腐动物之所以不畏惧腐食中细菌病毒等,吃了腐肉一点事也没有,也必然有其克制食物中这些微生物的“道道”。

“道道”可能不止一个方面。但是,研究发现,食腐动物不畏惧食物中可能存在的致病微生物的一个重要,甚至是主要机制是:

具有极度低PH值的高酸度胃来作为食物中微生物的“滤过器”。

比较生物学研究发现,动物胃内酸度与其食性高度相关,腐食动物具有极度低PH值的高酸度胃

已知,不同动物具有高度差异的胃酸度。

曾经认为,胃酸的主要生理功能在于通过激活胃蛋白酶原启动蛋白质的消化,并通过蛋白质的酸变性来帮助这一过程。

研究发现,食物中蛋白含量更高的食肉动物通常就比食草动物具有更高的胃酸度,也为这个说法提供了很高的证据。

但是,研究更发现,食腐动物有着比其他食性的动物更高的胃酸度。

而且,食腐动物的食物并不比食肉动物的食物有更高的蛋白质含量,更难消化。

同时,我们知道,维持任何一种极端的生物特征都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比如,恒温动物维持37度甚至以上的体温,虽然可以获得诸如抵御***微生物感染,更高的能量利用率,更高的神经传导速度及由此带来的更快的反应速度;但是,维持高体温代价也非常昂贵,比如,需要持续不断“浪费能量物质”,非常不良的低温和高温适应性,更容易被冻死热死等。

胃内高酸度的维持也不例外,代价也一样昂贵。这包括,需要更多的能量支持,还需要投入巨大资源来预防高胃酸带来的潜在危害。

既然,不能单纯用食物蛋白含量来解释食腐动物与食肉动物胃酸度的差异,食腐动物高昂代价的极端高的胃酸度必然有其存在的另外的生物学意义。

正如本问题所涉及,一个显而易见道理在于,腐食动物的食物中含有更多的微生物,面临更大的“病从口入”风险。

我们还知道,高酸度是可以用来杀菌的。食腐动物不惜代价维持胃内的高酸度,一个理所当然的理由就是为了杀灭食物中的微生物,预防这些微生物带来的感染风险。

当然,要证明这一点,需要更大量和可信的证据显示,动物食性,食物中含有微生物的数量,与胃内酸度存在很好的关联性。

2015年发表的一项研究中,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的科学家对此作了专门探讨。

研究者通过广泛的文献检索,获得了来自7种不同食性的68种(25种鸟和43种哺乳动物)动物胃酸度的数据。

结果发现,不同食性与胃pH之间存在很好的线性关系。

总体上,相比于草食动物(无论前肠和后肠),杂食动物和肉食动物,食腐动物(无论专性还是兼性)有着更低PH值的胃酸度。

具体来说,不同食性动物胃PH值分别为:

专性腐食性动物平均1.3,兼性腐食性动物1.8;通性食肉动物2.2,杂食动物2.9,专性食肉动物3.6;后肠食草动物4.1,前肠食草动物 6.1。

我们知道,食草动物食物中通常含有较少量的微生物,而食物中含量很高的纤维素和木质素由需要微生物来发酵才能被吸收利用,尤其是前肠食草动物(反刍动物)。因此,胃内不仅不需要高酸度,相反,在反刍动物还需要相对的碱性环境避免微生物被杀灭,才更有利于发酵。

如上所述,食肉动物和杂食动物,食物中蛋白含量高,需要更高的胃酸度。食物中微生物含量虽然高于植物性食物,却显著低于食腐动物的食物,消毒杀菌的压力不大。因此,这些动物胃酸度介于食草动物和食腐动物之间。

即使是在食腐动物,专门吃腐食的专性食腐动物的胃酸度也高于兼性食腐动物。

当然,有一些动物具有更宽的胃内PH值范围。

其中,在杂食动物和主要以昆虫为食的食虫动物最为明显。这主要是由于这些动物的食谱本身存在很大差异,而食虫动物所进食昆虫甲壳质含量差异也是一个原因。

有趣的是,在一些例外中,胃酸度也与食物的微生物含量高度相关,更进一步证明胃酸杀菌的作用。

比如,海狸虽然是食草动物,但是由于经常在水下活动存在暴露于原生动物***贾第虫感染的高风险,因而具有非常高酸性的胃。

再比如,兔子也是典型的食草动物,却也有极酸的胃。这是因为,兔子经常通过吃粪来补充胃肠道内的微生物——一边补充所需要的微生物,一边还通过高胃酸来过滤致病性微生物。

总之,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的研究以有力的证据证明,胃酸的一个重要生理功能是杀灭食物中的微生物;食腐动物具有极端高的胃酸度,因而具有更高强度的杀菌能力,这些动物才可以天天吃充满微生物的腐食而安然无恙。

人类胃酸度的进化意义,以及医学意义

研究还发现,成年人的胃内具有与杂食食性不相称的高酸度(最低pH值= 1.5)。

尤其是,与其他灵长类动物相比,胃pH值唯一更接近于食腐动物的物种。

比如,食性最为接近于人的狒狒,胃pH值一般在3.7,远高于人类的1.5。

一种解释是,人类祖先在某个阶段开始大量捡食腐食动物获得动物蛋白质,可能是促使脑“爆发”发育,突然领先于其他灵长类动物,进化成唯一智能生命的重要原因。

而进食腐食食物的一个代价就是面临更大风险的病原菌感染;接近于食腐动物的高胃酸正是为了适应腐食行为而发生的适应性改变。

另外,在婴儿、高龄老年人,以及接受显著降低胃酸度的胃肠旁路减肥手术和奥美拉多等质子泵抑制剂抗酸药的患者,更容易发生胃肠道细菌感染的事实,也进一步证明胃酸在食物杀菌中的作用。

就是说,人类研究的证据也可以进一步验证胃酸在杀菌中的意义。

综上所述,动物的食性与胃内酸度高度相关。食腐动物胃内极端的高酸度是它们天天吃充满微生物食物却可以安然无恙的主要保护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