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指是哪个 有多少人的手指是食指比无名指长呢?

admin天气2024-05-11 09:43:30480

1、有多少人的手指是食指比无名指长呢?

这个,我作过观察,大多人是无名指比食指略长或相等的,当然,也有食指比无名指略长的。由此,观察其性格,发现,食指比无名指略长的人不太好运动,很自信,不轻易做***说谎,相对诚实诚信忠诚一些,***少点点。

劳动创造了手,手促进了人类的进化,大脑的发达,和文明的诞生。手与大脑的关系是意志和行动,指令与执行的关系,因此,手是人的内心世界和大脑功能的最显明的表征器官,人一个人的双手形状,气色,手指大小长短等情况,可以大致看出人的性格,学识,能力,技艺,职业,心灵,修养等一些事情来。在看手指长短上,依经验总结,食指长于无名指,主有领导能力,可以得贵或近贵;无名指长于食指,性格好动而难闲。

大拇指大的人,通常是富有理知的,意志与理性都发达,小者意志相对薄弱,但富于感情。食指表现着权威,向上心,支配力等,食指长而坚挺有力,表示有权威且有支配力,向上心旺盛。但细长无力,会好虚荣。无名指表示审美性,艺术素质,名誉欲,长而尖表示艺术素质好。现象可反映本质,观人手是可以了解到人的一些情况和内心状态的。手指有长短大小,各人是有不同的,有先天生成,也有后天因劳动造就。能察于细,便可知于微。

食指是哪个 有多少人的手指是食指比无名指长呢?

2、为什么大部分男生左手食指上会有一个疤痕?

这个问题是个机密问题,不过过了19年了估计也没人知道了,这个***我本不想说的,现在既然你问了我就偷偷告诉你吧,那是在刚刚进入1999年,突然有一天,天空突然火红一片,煞是耀眼,一颗五彩陨石划过天际地,像一条长龙一头扎入大西洋,随后大西洋上空出现异想,竟然出现了太极八卦图,随后一个圆形空洞出现!各国得到派遣大量船只前去探查,就在各国齐聚大西洋之时,天空突然开启虫洞,外星人从虫洞穿越而来,对方配备高科技武器,各国的武力难以抵抗,各国调集本国的男兵前来作战,但是局势不容乐观!就在这时我国从深山请出一个修道大师,大师说我有办法破解,你需要给我找到9984万男人我便可破除外星人!于是我国召集起所需人员,所有人齐聚昆仑山,当时人山人海,一眼望去全是人,大师站在山顶用防空警报的喇叭喊话,所有人听我指挥,拿出小刀或者任何可以割破手指的东西在你的左手食指割一刀!我数三声大家一起!能否战胜外星人就指望你们了!1.2.3……就在3喊完,大家齐刷刷割破了左手食指!只见大师掐动手指,口中念念有词,突然大师变成一条巨龙,所有血液汇聚而去,只听巨龙说,我乃镇守地球的神龙,今日地球遭此劫难,我不能不管,我即将暂时抹去你们在场所有人的记忆,你们都是英雄,你们左手上的疤痕就是证明!说完巨龙朝着大西洋飞去,杀掉了所有的外星人然后用自己的身躯堵住了虫洞! 我也是最近记忆慢慢回复才想起来的,真的怀念神龙,我们左手有疤痕的都是英雄! ……贪睡的皮皮猪!别睡了!看看几点了!再不起来上班迟到了,赶紧给老娘起来!快去搬砖挣钱!***啪,小仙女三巴掌把我打醒了……原来是一场梦啊,好虚幻又还真实。

食指是哪个 有多少人的手指是食指比无名指长呢?

3、余秀华回应诗人食指「耍流氓可以,义正言辞地耍就不好了」。你认同她的说法吗?

我主观的说说自己的看法吧。

食指和余秀华之争,直击了诗歌或者文学的内在灵魂。

诗歌和文学是为什么存在,这是文字工作者必须去思考的问题。

张载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这是文化人的自觉,也是文学的自觉。

但这种自觉,已经逐渐消磨,遥远不可触摸。

特别是在新媒体时代,门槛不断降低,什么人都可以写东西,什么人都可以称作家,这对文学简直是毁灭性的,文学在遍地发声的时空里失语了。文学的力量性在削弱,因为绝大部分人无法区分到底什么是文学,什么不是。

每个人都在表达自己,并不关心这个时代,更不在意整个人类命运。这是当下所有人的通病,就像从小就听到的那句话: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我们拥有中国人共有的特质:贫穷。所以我们一直都在独善其身。兼济天下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去考虑的问题,我们即使考虑,也无济于事。

我觉得,余秀华应该和我们这些普罗大众一样,写自己的诗,过自己的生活,什么人类命运,农村农民的痛苦,我们操不上那个心。

而这种躲进小楼成一统的日子,在食指嘴里,就是:喝喝咖啡、看看书、聊聊天、打打炮。

我们普通人可以享受这种生活,对于除了自己之外的事情毫不关心,但是作家呢?但是诗人呢?

文字是纯洁而神圣的,当作家拿起笔来,就应该带着某种使命感,这是文学本应该就有的自觉性。

当文学只是为了自己,只是抒写自己,那么文学的路便越走越窄,它不可能成为经典,也无法表现时代,更不能影响到人类命运。

小我的东西,怎么还能够叫文学?如果这样的东西大行其道,我们的阅读也就越发浅薄,我们不再思考,变得浑浑噩噩,所见之处不过眼前一亩三分地,那样的我们该有多么无知和浅薄?

当然,一个人想写什么,是他的自由。

所以食指说余秀华,到底是过于偏激了。可在我看来,食指并不是单单在说余秀华,他是在说当下的现状,并为此感到忧虑,甚至有一些痛心。

我们看看余秀华的回应:

我先不说你是明明白白的诽谤和侮辱,我如果和郑正西一样流氓,足以把你告上法庭。我就问你一句:你是怎么关心人类的,你是怎么关心国家的,你是怎么关心农村的?地震你捐钱了吗?北京清除什么什么人口的时候,你说话了吗?霍金关心人类,你有霍金的能力吗:耍流氓可以,这样义正言辞地耍流氓就不好了。人活在世界上是追求真理的,人应该年纪越大,越知道什么是真理。不要以为谁是什么什么前辈,谁年纪大,说的话就是对的。如果年纪大了就是好人了,那就没有流氓了。

作为一个女诗人,她的回应时时刻刻围绕的都是诽谤和流氓,我觉得这并不是重点啊,重点是她作为一个诗人,到底怎么看待文学的自觉性,应不应该反思自己,自己的文字有没有问题,没有问题的话怎么坚持自己。

而不是上述这样,网络对战一般,你指责我不对,我就站出来问你有没有资格指责我,揣测你的动机,将你贴上标签,划成某一类人一起抨击。

余秀华的反应和上述流程是否十分相似?

她的反应,叫我很吃惊

***这个词,放在这里如此的触目惊心。本来是文学上的探讨,为什么忽然变成了一场网络撕逼?食指很严肃的在说问题本身,她就是这样指桑骂槐的回应?

食指耍流氓了?我不觉得。我只看到文化在时代阴影下一点点失去自身价值的悲哀。

-----------------丸----------------

文:祁门小谢